失魂落魄

收魂

康熙年间,苏北有个乡宁县,这里有许多会神通的人,经常与官府尴尬刁难,总把本地知县折腾得狼狈万状,过不了一年半载,那些县官便会兴冲冲地离职。

这一年,旧县官走了,新的还没就任,乡宁县里来了个羽士。羽士姓张,人称张真人,他受朝廷拜托,来察访乡宁县的事。张真人没用几天功夫,便访得清分明楚。这日上午,张真人离了乡宁县,要回朝廷复命。

离城二三里,张真人遽然觉察路边的野地里有点差池劲。真人见何处正有棵大树,便假装歇脚的模样,坐在树下。他倚着树身,眯着眼,眼角的余光却牢牢盯着中间的草丛。

就在这时候,官道上远远走来一人,这人是新任知县周怀安。炎炎夏季,周怀安走得满身是汗,看到路边有棵大树,也往树下而来。

邻近大树,周怀安瞥见一丛荷叶,翠绿碧绿,亭亭玉立,两头一杆荷叶高高挺出,巨大的叶片上竟有一个核桃大的露水,正自滴溜溜打转。周怀安正渴得嗓子冒烟,一见之下大喜过望,仓促奔过去,半跪在地上,歪了脖子张大嘴,捏住荷叶就要把水滴往嘴里倒。

这时候,树下的张真人喊了声且慢,把周怀安吓了一跳。张真人性:你可知手中握着何物?周怀安道:荷叶呀?真人性:这里一无水塘二无湖泊,哪来的荷花荷叶,再者天干物燥,这叶子上又哪来这么一大滴水露?寒不择衣,不思此中有异,你就不怕中了正道?周怀安这时候再看,那丛荷叶却酿成了一株绿芋头,两者原本长相好像,周怀安只当一时看花了眼,直道内疚内疚。张真人递过手中的水葫芦,周怀安接了,一通痛饮。张真人又拿出干粮,周怀安连连叩谢,吃得水足饭饱。

真人与周怀安互通了姓名来源。

这周怀安本是进士出生,不断在京任职,往常又被打发到这乡宁县来了。

因家贫,他雇不起驴马车轿,千里之行就靠两条腿奔波,怕唯一的一双官靴磨烂了,就打了个扣挂在脖子上,光了双脚,长袍下襟掖在裤腰里,死后又背了个大负担,模样狼狈之极。

张真人对周怀安道:这眼看就要进城了,新来的知县总不可就如许到差吧,来,你且洗一洗,把官服换上吧!张真人拿着那水葫芦倒水,周怀安洗手洗脸,又洗了脚,那水却似流不尽普通,周怀安晓得了张真人的奇怪,又是连连叩谢,换好顶戴官服,拱手道别,径往乡宁城而去。

真人复又倚在树下假寐,他实在就在盯着那滴水露。本来那水露里真有蹊跷,裹着一个不知何人的生魂。

方才真人在路上走着,看到一滴水珠闪着亮光、竟在草叶间一起翻飞,真人一惊,便暗暗近前察看。那水珠吃足了露珠,已变得核桃般巨细,停在了那株绿芋的叶子上,真人若无其事,正盯着它观察眉目,不意,却被周怀安偶然间撞破了。那水露在叶子上仓促乱窜,已经是毫无章法。真人怕工夫一久,水露蒸发,内里那生魂又不知将飘转那边,便拿出一个樟柳木做的君子偶,念了几句咒语,将那水露收到人偶里去了。

真人又取了朱砂彩笔,将那君子偶的眉眼砥砺了一番,此时,那小木人竟喃喃而语郎在东来妾在西,少小两个不相离。自从接了媒红订,朝朝相遇把头低。

垂头莫碰豆花架,一碰露珠湿郎衣。

这小木人一旦启齿,便如刚学措辞的幼儿,嘟嘟囔囔再不断嘴,真人点头一笑,竖起食指朝那小嘴唇一抿,小木人顿时收声。真人将人偶收起,前往乡宁城,他要再在城中盘桓几日,看可否找到失魂之人。惋惜,真人连续找了几天,倒是毫无播种。

转载本站365bet足球官方开户网_365bet登陆_365bet规则请注明出处:嘟比文学网 http://www.doubiweb.com/?p=15260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