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疼的名字

  我逛遍这个城市的所有酒吧,可是,我找不到一个有着海藻样的长卷发和忧伤眼神的女子。   夏天的傍晚,天气出奇地热,气温接近40度,在这座沿海城市里,已是百年少... 继续阅读 ?

爱情的门牙

  他浅紫色的头发在路灯下有一种梦幻的感觉,像开满了一头的勿忘我。   一千四百多天的想念   宋遇回来的消息,是舒琳从新闻上知道的。   凭着一张模糊的背影,... 继续阅读 ?

来自云端的女人

  你很需要钱吗?问出口伍柯就后悔了。他想道歉,却听见她说:现在,不需要了。   1   伍柯又看见了那个女人。夕阳映红她的唇,栗色的短发稍显蓬松,长长的耳坠,... 继续阅读 ?

经典爱情故事:勿忘我

  她和他不是一类人,只是恰巧被安排在一间容易充满暧昧气氛的小间办公室里。   心像塞满了棉花   出差一回来,唐琳就听说了沈放要辞职的消息。   她捧着一束新... 继续阅读 ?

流泪的肖像画

  画师初出道时,一文不名。整天画呀,画呀,画得成堆的宣纸在墙角发霉。   日子便过得很艰难。   妻子对他说:何不去市中心办个画展?   画师的心动了动。  ... 继续阅读 ?

两个不美的人也可以相爱吗

1 我告诉蓝颜刘浩,我和汤航恋爱了,而且,汤航是帅哥。 是啊。丑女从来都爱帅哥,比如我。 我和刘浩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。记得小时候,我就和他讨论过,觉不觉得帅哥... 继续阅读 ?

这个世界很小,我们就这么遇见

初恋是爱情里最珍贵的时光。因为失去了,所以才会更加怀念。 对于我来说,初恋是两个人真正在一起了,有关于未来的一些想法,才叫作真正的初恋。而我的第一次恋爱,一谈就... 继续阅读 ?

有些爱,策马红尘 有些爱,相濡以沫

  一次,在济南开往哈尔滨的K702火车上,我见到了两对截然不同的夫妻。  夜里一点多,车不知停在哪个小站,我从睡梦里醒来,下铺来了人,一男一女。两人窸窸窣窣地... 继续阅读 ?

心酸的浪漫

  1955年,王丹坐火车去兰州领结婚证。   她请的是婚假,临来,兴冲冲地在单位开了结婚证明。男朋友复姓司马,是同系统的同事,学习时认识,和他一见钟情。说好了... 继续阅读 ?

为爱走天涯

  一   义无反顾地奔赴,在爱情里既勇敢又俗气。虽说没有飞蛾扑火那么壮烈,但前途未卜也好不到哪去。周雨欣和田宁两人全身上下加起来的家当只有七千块钱。这点钱在小... 继续阅读 ?